英雄王

从今天开始存入脑洞///

【米英】American Revolutionary War.

chapter.2
       

          阿尔弗雷德是个美/国人。

          纯正的美/国人。

           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要命的是他出现的这里是英、美对峙的战场,更要命的是这里还是英军的聚集地。
    

           天知道这个美/国人是怎么一脸祥和的和身旁眉毛粗的要命的英/国人说着笑,再又一脸满足的看着坏脾气的英/国人炸毛…

           似乎自阿尔弗雷德来后,军营里的气氛的确活跃了不少。但对他不抱有偏见的人却也是少之又少,或许只有他身旁这炸毛的绅士能让他感到一点点心灵上的温暖吧。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美/国人出现在这里的第一天自然是被绑着来的,来的时候似乎是四月不久后的一段时间,天气自然还未全放开,或许只穿着一件白衬衣有那么点单薄了。身上新鲜的伤口喧嚣着带着他到来的“绅士们”的并不绅士的行为,但在这战场,谁又在意这些呢?

           那时亚瑟似乎正在与他亲爱的朋友查尔斯一起搬运着军粮的储备品,午饭的时间快要到了。然而他的朋友并没有打算在这种纯体力活上浪费宝贵的聊天时间,于是他同亚瑟聊着他那故乡的可爱姑娘,今年似乎成年了,到了一个正在等着查尔斯回去爱的年龄。查尔斯想象着这些的美好,并希望这场并不难胜的反内乱尽早结束,这样他就不辜负他苦恼了这么久的该给他心爱的姑娘带点什么回去的念想了…亚瑟不知道他的伙伴是哪来的对自家军队的自信,但亚瑟也深信不疑,这场内乱,迟早会平定下来…毕竟谁会对自己的国家不抱有希望呢?虽然他们现在被死死的困在了这该死的约克敦里。

 
          在无奈于查尔斯的不屈不挠的请求后,亚瑟漫不经心的答着:“或许你该带着这个木箱,里面可以塞下一个美/国人……”
           “!”

           亚瑟确定他刚刚的话只是想示意他的朋友需要对这份临时小任务上点心,要知道他几乎已经一个人承担了一个箱子的全部重量。
  

           但是当美/国人以一种极其不雅的狗吃屎的姿势被别人一脚踹过来,好死不死的撞到了亚瑟,然后亚瑟又该死的没能幸运的稳住平衡,一整个木箱的重量压在一只脚上的感觉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他此时痛的几乎要尖叫,但还好他那优良的素养逼着他忍住了。

           他此时以一种几乎是乞求的目光望着他那该死的看上去似乎得了痴呆症的朋友,希望他能帮着把这该死的重的要命的箱子推开的…然而他那让他惊喜的朋友,只是在愣了一会儿后,怔怔的指着地上脸着地的美/国人,说:“他?”

           “…”
           哦,该死的,这气氛真是糟糕的要命,几乎没有人说话。然后亚瑟强逼着自己爆青筋的行为不出现,他好声好气的对查尔斯说:“该死的你能先帮我把这给抬起来吗?”

           “哦哦哦…”
           

           等到手忙脚乱的查尔斯在抬箱子的时候由于不小心打翻了的箱子,导致里面的粮食全都喂给了大地…亚瑟再也忍无可忍,坏脾气先生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首先是大声训斥着查尔斯那愚蠢的种种行为,但是他不想骂的太过,毕竟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朋友,而不是仅仅只是战友,而且他之前并没有在众人面前这样大声喧肆着,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愣住了…等他骂够了查尔斯,他就又面红耳赤的继续向着这事件的始作俑者——依旧面朝大地的该死的撞到他的美/国人。

            最近所有的事情都令他烦透了。

            一想到这些,粗眉的英/国人就简直气的想动手打人,但碍于刚刚受伤的右脚,他还是忍住了,紧锁的眉头在美/国人抬起头的那一瞬间第一个抢夺了眼球,然后便是美/国人铺天盖地的爆笑声…亚瑟正纳闷这美/国人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徇着他的目光也朝上看去……(顺带一提,这里美/国人笑的更加猛烈了)

            美/国人的笑脸至少在亚瑟看来是不难看的,甚至有一点…小帅气…?

            所以这并不是亚瑟一脚踹上他脸的原因。

            在意识到自家战友今天一系列的反常行为和接下来他可能会做的事后,查尔斯第一个从懵逼人群中反应过来,充分发挥着良好的地域优势,狠狠的架住了亚瑟,以免他的杀人行为。但是天知道这个比他矮了近乎大半个脑袋的粗眉友人是怎么在此时拥有了如此与之不配的力气,可是现在却只想笑的弯不起腰。他似乎从未发现过他亲爱的朋友如此暴躁又称得上“可爱”(are you sure…?)的一面,但同时又为依旧被踹着脸的美/国人表示由衷的同情……

             最终,在查尔斯几乎拉不住亚瑟的时候,被闹剧吵醒的威廉上校咆哮的骂了句“快阻止这两个该死的混蛋!”终于有人出手相助,但发现亚瑟失控程度不是一般的深之后,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终于得以制止。
   

             查尔斯至今也没能忘记那天他是怎么在拉扯的混乱场面中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tbc.
*依旧没啥内容短小的一章.

*于是改回来了orz.

*剧情走的好慢我好捉急(;д;)

*慢更(手黄再见)

         

【米英】American Revolutionary War.

*米英only.

*大概没有其他成员的出场.

*应该是很普通的一篇.

*设定是历史向的,但历史可能与真实历史相突兀,勿带入.

*渣文笔.

*ooc注意.(请务必告诉我)

*前方多“该死的”注意(つД`)

chapter.1
      年轻的女人用手轻轻抚慰着他的头发,口里含糊一首温柔的曲调。沙金色的长发软软的垂着,扫到他的额头上,胸口上,他努力瞪大了他的双眼示意着它们给他带来的瘙痒。

      虽然这并不难受…亚瑟这样想着,下一秒他便又开始讶于他的第三视角。转瞬即逝的,女人和她怀中的婴儿消去了身影。

      亚瑟有些茫然的看着女人留下的余温和剪影,这是多么另他怀念至想哭却又如此不真实的感觉呢?想不明白的亚瑟决定放弃继续思索的念头,至少他知道了这仅仅又只是个梦境,他开始哼唱着他的爱曲,哦这是一首怀旧的乡村小曲调,记得最开始听的时候还曾经嘲笑过它的如此慵懒的旋律…

       这是个梦。

       而他现在必须从这该死的梦中醒来。

       “Artu…”
       “Arthut!”
       猛的睁开双眼,平日有神的光芒重新回到眼眸中,这的确为那神秘的森林更添了几分生气。

       “well…well well well…”呼唤他的人正坐在他的左边,满身狼狈的像个傻子样的好像快哭出来了的样子,一直不停的念叨着,好像终于松了口气。

        看到对方的满身泥泞,亚瑟也忽然似得记忆冲上脑海。他现在应该正躺在一个泥坑里,而这泥坑好死不死的便是昨晚他的杰作,或许该说是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的杰作……他知道他就不该碰那该死的威士忌,就不该好死不死的巧遇那该死的碰巧上着厕所的阿尔弗雷德…噢,上帝,就没有点好的事情了吗?

        头疼的厉害了,亚瑟于是决定再躺一会,任由泥沙从自己头顶飞过。
        外面的枪林弹雨伴随着哗哗的雨声悄悄淡去,亚瑟突然感觉这一定是上帝对他昨晚没有进行祷告的惩罚,所有的不幸似乎都聚集在了此刻。大概…也是因为刚才躲过一枪的幸运已经用尽了吧…

        该死的,我现在身上一定糟透了。雨水沾染着的泥泞可是很难受的…亚瑟这样想着,便不禁皱起了他那浓密的眉毛,拧成一团的样子突然让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笑了。

         “damn it.”英/国人在意识到身旁的该死的美/国人在笑着什么之后,不顾形象的大骂了一句,然后又不受控制的将眉毛锁的更紧了,这场景是多么搞笑,或许听美/国人那夸张的笑声就可以知道了。

         于是亚瑟一脸的不悦的起身,顺手拿过环在右手的枪,果不其然的看到了自己满身的泥泞,又皱了皱眉,便朝着那丝毫读不懂气氛的该死的美/国人没好气的用着大的嗓音道:“闭上你那该死的嘴巴,你这个笨蛋,拿起你那同你一样愚蠢的枪,这里可是战场。”

1781年     距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已过去6年。

          亚瑟作为英/国的主力军队也不得不来到了这该死的约克敦,现在这里是主力战场之一,战火交集的太过密集。许多早上打过招呼的人,傍晚就没了身影,悄无声息的。

          亚瑟似乎已经习惯于这种麻木的生活了。

          但是当他看着身边那个总是吃着军粮仿佛在吃土般的嫌弃却又因不得不咽下去而面部扭曲的可笑的美/国人,明明似乎没有丝毫战斗力却陪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繁星夜晚。说起来他已经来到这儿将近一个多月了,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一段时间里,作为这样的一个军人,亚瑟也觉得幸运极了,不论是他还是陪伴着他的美/国人。

           感受到了身旁英/国人放空中无意识露出的超级炙热的又无比温柔的目光,美/国人下意识的抖了抖身子,继续有些心虚的掩埋着心事与嘴里的英/国军粮作斗争……

TBC.
短小的第一章,原谅我还有很多思路没理清(;д;)

 
   

✘✘✘
说明.
呃呃呃,不能理解为啥我的版本的lofter不能发文字( •̥́ ˍ •̀ू )
这里新人一枚٩(๑`^´๑)۶终于是决定冒着被大喷的必死之心准备发文了,一直爱着米英太幸福,文笔很渣,学生党另外+懒癌晚期(;д;)估计是没救了,于是我一个人默默码文wwwww
(图是没有授权也没有ID的(つД`)很抱歉随意拿来用了,侵删)